2010年10月20日 星期三

"超忙中"的小黑


禮拜一進課輔教室,孩子都各自埋頭寫作業。
我習慣性一個一個走到他們旁邊,看看他們在做什麼。
順手指點一下錯字、字體龍飛鳳舞,或把高高翹的兩腳椅熨平。

按照往常,我一定會在小黑身邊多留一點時間。
相較其他孩子,她在座位上能變出的花樣真可謂琳瑯滿目。
畫畫是最常見的,有時候讀小本的袖珍小說。
或者在座位上東張西望大聲嚷嚷。

今天的她卻有點反常,埋頭很努力地在完成什麼重要的事情一樣。
頭也不抬,很專心地奮戰著。
「真難得啊!」我心裡想,就決定今天不去「關心」她。
轉而去看其他的孩子。

課輔結束後,孩子在外面排隊準備放學。
小黑此時一副沒好氣的樣子,塞了一張紙條給我,說:
「督導~導~導~導~導~(餘音繞樑),這張給你!」
我接過來一看,上面寫了幾個大字,還畫了幾個生氣的表情圖案。

我看不懂,問她:「這什麼意思?」
小黑露出頑皮又哀怨的表情說,說:
 「厚!我以為你一進教室就要來看我幹麻,所以就趕快畫警告標誌啊!」
我看懂了:「所以你剛剛埋頭苦幹就是在畫這個囉?內有惡犬,閒人勿近?」
小黑:「對啦!對啦!」
我:「哈哈哈!我早就看穿你的計謀了我跟你說!」
小黑:「可惡!可惡!害我畫這麼久!」
我:「督導可不是當假的捏!那你拿出來給我不是更丟臉嘛!?」
小黑又好氣又好笑:「反正畫都畫了啊!」

於是,我就把這張自作多情的警告標誌收了起來,
孩子離開的時候,跟容萱(課輔老師)分享,兩個人笑得東倒西歪。

這孩子!真得很有趣!
她全身上下充滿了戲劇張力,而且有源源不絕的想像力。
就像我認識的部落孩子,他們天生就有一種獨特應對世界的方式。
常常讓人覺得-WOW ~~~~ amazing!!

雖然我們偶爾也對她「暴走」的情緒和行為傷腦筋。
但我真覺得,小黑有那種天賦,讓人開心的天賦。
只要我們能跳脫框框之外,看見她躁動以外的創意。
其實,她為這個僵化世界打開了一扇窗,帶來快樂和驚喜。

沒有留言:

給翁奶奶

翁奶奶: 此時此刻的您在哪裡呢? 當我閉上眼睛合掌之時,您在哪裡呢? 寫一封永遠無法被讀的信,是不是傻? 但我們仍然相信您可以輕輕展閱這封信。 我們心中的您,還在那山谷之中,還在那藤椅之上。 八八水災至今,也八年了。 因為這場巨變...